q5oqs精华都市异能小說 《回到明朝做昏君》-第五九零章 要和科爾沁幹仗!閲讀-682ir

回到明朝做昏君
小說推薦回到明朝做昏君
这是一个十分简单的事实,在沈阳城的所有人都能够看得出来。
一下子,整个沈阳城的气氛就紧张了起来。而大明朝的军队开始疯狂调动了起来。
当然了,这是在蒙古人的眼中。而在大明人的眼中,是军队班师凯旋。
随着熊廷弼带人回归,整个沈阳城彻底进入了高峰,到处都能够看到大明朝的士卒。
这些刚从战场上下来的士卒身上甚至还带着血腥,足够吓人。
而朱由校对于这一点根本就不在意,或者说从背后要推一把。只有吓死那帮蒙古人,他们才敢跟着自己干。
这个世界永远都是靠拳头说话的,无论你说的多么有道理,人家也不会愿意听你说话。拳头虽然不会说话,但是可以让对方安静下来、愿意听你说话。
王在晋来到沈阳城那天,正是沈阳城处在这样局面的时候。
他的心情很严肃,但更多的都是兴奋和解脱。
自己终于可以离开广宁这片地方了,实在是在这里干得太久了。
当然了,这个成绩也是让王在晋骄傲的。在广宁城的这几年,他没有辜负陛下的信任,把整个广宁城打理得井井有条。
在这样的情况下,大明在辽东的局势非常安稳。经过了几年的奋斗之后,终于一举剿灭了黄台吉领导的叛乱势力。
对于王在晋来说,这是人生价值的体现。
可是王在晋也知道,自己在辽东的使命完成了,这一次终于要离开这里了。
虽然不知道陛下会给自己安排什么职位,但是想来不会太轻。不过还是要见一见陛下。
这一次陛下把自己召见过来,肯定不是闲聊的。
在门口看到了熊廷弼,王在晋就是一愣。
两人现在一个是广宁巡抚,一个是辽东巡抚,官职上倒也对了,只不过熊廷弼要更大一些,而且更受皇帝的器重。
不过两人在辽东多年也很熟悉,而且比较合得来,这就比较好。
见面之后,王在晋笑着对熊廷弼说道:“恭喜恭喜,这一次辽东之战,熊大人大发神威,我在广宁都听说了。这一次立下了这么大的功劳,想必高升之事不远了。”
听了这话之后,熊廷弼不但没有露出高兴的表情,反而苦笑着摇了摇头。
伸手指了指王在晋,熊廷弼说道:“你就挖苦我吧。怎么回事你还不知道吗?”
听了这话之后,王在晋也笑了。
他当然知道是怎么回事。
九爺,寵妻請節制! 諾久壹
这一次的辽东之战,熊廷弼还能掺和一下,多多少少立了一些功劳。可是王在晋就没这个好运气了,一直都是在广宁那边看着。
名义上是提防蒙古诸部,可是谁都知道,蒙古诸部敢打过来吗?
重生之重鑄天朝
吓死他们都不敢。
事实也正如大家所预料的一样,蒙古人没敢来。所以这次辽东之战,王在晋就是看了一个热闹,甚至连摇旗大喊的机会都没有。
熊廷弼虽然掺和了一下,虽然比王在晋强一些,可实际上也就是那么回事,真要说捞到多少功劳的也不太可能。
这次辽东大战的功劳全都归了朝廷来的那些亲军,尤其是卢象升他们。看看那一战灭了黄台吉,那是多么大的威风?
重生之最強星帝
之后他们还打下了赫图阿拉,这功劳大了去了。他们两伙人捞的是酒足饭饱,剩下的汤汤水水分了一点给熊廷弼。
至于王在晋,连汤汤水水都没分到。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熊廷弼摇了摇头说道:“人家是真的能打啊!面对黄台吉的时候,人家打得那叫一个摧枯拉朽,不但打得快而且打得好,对面伤亡多,自己伤亡少。”
王在晋看了一眼一脸唏嘘的熊廷弼,随后就笑了,说道:“怎么样?心里不服气吧?”
这个问题,熊廷弼没回答。
事实上,不用说也知道,他就是不服气。
愛到春暖花開
天子亲军什么造价?
那训练,那装备,那是自己能比的?
不说其他的,看看人家吃什么就知道了。自己这边的士卒吃什么?
根本就没法比。
伸手拍了拍熊廷弼,王在晋说道:“你知道为什么,我也就不劝你了。这一次陛下把我召见过来,你知道是什么事吗?”
熊廷弼点了点头,他当然知道是为了什么。那是陛下的天子亲军,自然是要最好的。
而且中央保证对地方的强大,这种事情是历朝历代都会做的,好多装备都是要先给着京城的部队。虽然这些人可能都不会打仗,但就是要先给他们。
至于说边军,那也只能排在第二梯队。辽东这边虽然也有仗要打,其实也是一样的。
这件事情没有什么想不通的,也没有什么好埋怨的,只不过就是有些失落罢了。
听到王在晋说这一次陛下召见的目的,熊廷弼顿时就兴奋了起来。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粉基地】。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他一边拉着王在晋往里面走,一边搓着手笑着说道:“你还不知道吧?你那个地方现在有点偏,消息不灵通了。”
“这沈阳城现在都已经传遍了,咱们这一次要打仗了。而且,我和你说,这一次如果真的开打的话,无论是我还是你,那都是主力。”
如果这一次打得好,说不定就能够立下很大的功劳,完全可以弥补这一次辽东的功劳。说不定咱们也能够大发一把。”
听了这话之后,王在晋一愣,有些兴奋的看着熊廷弼说道:“打科尔沁,还是打内喀尔喀?或者说一起打他们?”
“你怎么知道?”熊廷弼看着王在晋疑惑的问道。
“这个还不简单?”王在晋摊了摊手,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说道:“现在在辽东这边地方,还有谁能够与我们大明为敌?”
“黄台吉已经没有了,难道能去打朝鲜吗?就朝鲜那个怂样,你让他得瑟一下给我看看?”
“除了朝鲜之外,和我们一直有仗打的那也就是蒙古人了。而能够和我们一起打仗的蒙古人,也就是内喀尔喀和科尔沁。其他人谁敢?那不打他们还打谁?”
“再说了,能用上我们,那也就是对付蒙古人了。如果是其他人的话,朝廷的那些亲军还不是打他一个摧枯拉朽?那用的着什么,他们来多少人都没用。只有草原上那种荒芜的地方,才需要人多。我们人多嘛。”
“了不起。”熊廷弼看着王在晋,赞叹的说道:“分析的有道理。”
“行了,别跟我灌迷魂汤。”王在晋看着熊廷弼说道:“你刚刚说的这些话,完全就是故意的,不要想着我卖给你一个人情。真要开打的时候,这功劳该是谁的就是谁的。这亲兄弟明算账,你不用现在就算计我。”
紅樹林 莫言
凌晨两点半 牙膏
“何况在跟黄台吉打的时候,你已经立过不少功劳了。咱这个兄弟们可是嗷嗷待哺,手底下的人眼睛都要瞪红了。有了这样的机会,我是不可能让给你的。”
熊廷弼看了一眼王在晋,憨厚的笑了笑,一拍胸脯说道:“你怎么能这么想呢?兄弟不是那种人,我是那种人吗?”
“兄弟这人一向都很诚实,我和你说,这个事啊,咱们还是得好好商量一下。一旦真的开战了,这谁包谁是有说法的。”
“你看看,咱们沈阳人多呀,兵强马壮。在草原上比较危险,到时候我不得护着你?就让我走前边就最好。”
“你们广宁的人少啊,要是损失一点,那得多心疼啊?这可是你这么多年建立起来的家底,这不能这么就打没了呀。”
“你看看,我是不是特贴心?到了陛下面前,咱们也别争别抢。对吧,实事求是,把这些现实情况和陛下一说,你看看陛下会怎么办?”
“你有多远滚多远。”王在晋瞪了一眼熊廷弼,没好气的说道。
这还真把自己当成二傻子忽悠了。
这一次辽东之战,的确是把大明朝的威风打出来了。
辽东上下的士卒很不满意,可以说是非常非常的不满意。
原因也很简单,这一次他们什么功劳都没捞着。他们在辽东练了这么多年,每天都在想着打仗、赢钱。
因为上一次打赢了努尔哈赤,还把努尔哈赤干掉了,他们也是空前的团结,朱由校还赏赐了他们。
那一次的赏赐给的可不低啊,这心里面早就动了心思。有了第一次,自然就想第二次。这些人的心里面早就已经准备好大干一票了。
结果,北京来的那些天子亲军把他们的买卖抢了,他们心里面怎么可能舒服?
怨气深重。
用王在晋的话说,这眼珠子都红了。
自己的广宁都是这样子,何况熊廷弼的沈阳?
估计辽阳那边也是一样。
所以啊,这一次如果真的和蒙古打仗的话,那这就是一个立下功劳的好机会,怎么可能拱手让人呢?
熊廷弼还搞这些?
“我还不知道你?贪便宜没够,见便宜就上。”王在晋冷哼了一声,没好气的说道:“我就明着告诉你,这一次说什么都不行。”
“反正我在这个地方,就绝对不能答应你这件事。不服气咱们就到陛下面前分说分说。到了那里,最好把你这套收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