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yed3寓意深刻都市异能 天唐錦繡 線上看-第一千一百三十五章 儲君驚豔展示-mzbvg

天唐錦繡
小說推薦天唐錦繡
果不其然,岑文本这等混迹朝堂一辈子的老江湖自然“秒懂”李承乾言中之意,义正言辞道:“殿下此言差矣!朝堂之争,不过是利益争夺而已,然则必须有底线需要遵守,大家的争斗都在一个范围之内,谁逾距,突破底线,那便是藐视陛下、藐视王法!国法如铁,不容亵渎,殿下岂能因为有可能引发之后果,便对那些悍然践踏国法着优容隐忍、置之不管?也罢,殿下身负社稷之重,自然诸多顾忌、百般衡量,老臣却是一把老骨头,黄土埋到脖颈,还有什么好怕?纵然粉身碎骨,亦要维护国法之威严,将那等乱臣贼子绳之以法,以正刑律!”
一番慷概激昂的话语说罢,岑文本施礼之后起身,告退而出。
不用说,明日一早便会将奏疏递交之政事堂,他身后的门徒党羽更会鼓噪宣扬,将此案彻底揭露。
风雨欲来。
待到岑文本走出去,萧瑀这才无奈苦笑看着李承乾,摊手道:“殿下何必如此?左右不过隐忍一段时间,待到陛下回京,那些魑魅魍魉尽皆伏诛,谁敢有胆子做出半分出格之事?可若是殿下直面关陇门阀,实在是前途叵测。”
他用了“前途叵测”之词,自然说的不仅是眼下这个案子,而是攸关于李承乾的储君之位。
等到侍女将茶杯斟满茶水,李承乾方才拈起茶杯呷了一口,而后正襟危坐,双目看着萧瑀,淡然道:“世人皆言孤性格软弱,这一点的确如此,然而……孤亦并非一味的软弱。面对忠于王事的臣子,孤愿意软弱一些,这个天下不仅是李唐之天下,亦是臣子之天下、万民之天下,君臣一体、上下一心,方能缔造盛世、百姓安居。身为君主也好,太子也罢,未必就一定要杀伐决断、冷酷凌厉,臣事君以忠忱,君视臣如肱骨,彼此宽厚仁爱一些,有何不可?只不过孤虽然仁慈,却也非是任人揉捏之辈,似关陇门阀这等通敌叛国毫无底线之举,决不姑息!”
看着太子殿下稍有的展现出这种强势态度,萧瑀也只能轻叹一声,不过对于太子的认同也多了几分。
正如太子所言,哪一个臣子愿意在始皇、汉武那般皇帝手底下做事?固然可缔造千古之功业,可伴君如伴虎,稍有差池便会万劫不复,任你以往功勋如何显耀,但凡做错一点,便难逃惩戒。
屠戮臣子犹如吃饭喝茶一般随意。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粉基地】,看书领现金红包!
废土上的召唤师
似太子这般柔软一些、宽厚一些,对于臣子来说倒的确是好事,这一点来看,其余皇子还真未必就比得上太子……
惡魔,強搶來的老婆 三掌櫃
略作沉吟,萧瑀道:“此事固然有岑景仁牵头抵挡关陇门阀的仇恨,但还是不应操之过急。此前朝中便出现一系列的动荡,各方势力之间多有想法,对殿下殊为不利,不妨暂且拖一拖,待到陛下回京之后,再做计较。”
这回,萧瑀倒是没有藏着什么私心。
之前长安内外诸多风起云涌,背后各方势力蠢蠢欲动,只不过尚缺一个合适之时机,固然按兵不动。
可一旦关陇门阀遭受严惩,势必不肯坐以待毙,一经发动,必然牵连甚广,原本作壁上观者未必不会纷纷下场,赤膊上阵。
到那个时候群魔乱舞,且不说能否颠覆大唐社稷,李承乾这个储君之位肯定是要遭受诘难,就此下台也不无可能。
而一旦储君易主,巨大的利益牵扯之下,朝中更是乱像纷呈,到那个时候怕是就算李二陛下回到长安,也无法短时间内安抚各方势力……
楊小花失落沙洲 閑語話詩情
太过凶险。
李承乾自然懂得这个道理,他拈着茶杯缓缓的呷着茶水,就在萧瑀以为他犹豫退缩之际,便见到李承乾将茶杯放在桌上,沉声道:“眼下帝国看似花团锦簇、烈火烹油,实则内部斗争纷乱,此为隐藏之巨大危机。”
都市古巫
萧瑀默然。
但凡对于朝政有些见解,都知道眼前的大唐实则危机重重。危机之根源在于门阀,但并非所有的门阀都有意愿、有能力危及帝国之安宁,始作俑者,还是曾经权倾天下、煊赫一时的关陇门阀。
这帮家伙吃到了改朝换代的甜头,一旦觉得眼下之政局不能一如既往的让他们攫取最大的利益,难免会想着重蹈覆辙,如以往那般灭一国、立一国,周而复始的享受“开过功勋”之荣光与权力。
他们有这个心思,更有这个能力。
但是这话并不能明着去说,因为李唐皇室本身也是关陇门阀的一份子,更是与曾经的弘农杨氏一样,是尝到最大甜头的那一个……
異能神妃:妖孽皇叔,來戰
李承乾目光湛然,神情清淡,说出来的话语却是掷地有声:“门阀之祸,实为乱国之根源也!故而父皇矢志不渝,立志打压门阀,孤甚为储君,只当秉承父志,坚定不移。况且,今日孤可以隐忍不发,但那些里通外国、毫无家国之念者缺依旧潜伏于朝堂之中,实为心腹大患。纵然孤这个储君被父皇废黜,可只要这些人依旧在,无论将来是哪一个兄弟克继大统,这些人都是肘腋之患,动辄掀起风浪,危及社稷。”
狼王狂妃倾天下 嘉荟
他凝视萧瑀,缓缓说道:“与其日后让孤的兄弟们来面对这些人面兽心之豺狼虎豹,何如今日孤便舍去这诸君之位,将这些人统统拉下马来?为了父皇,为了帝国,为了孤的兄弟,孤不惜此身!”
如血海棠
倾国倾城
萧瑀满面震撼,嗫嚅无语,一时间说不出来。
仙符問道
一直以来,他都有些瞧不起这个太子,纵然刚才心生太子继位也不错之念,亦是心中看轻他,觉得这般软弱的君主便于拿捏,日子过得轻省得多。
却不想在这软弱仁慈的面具之下,居然隐藏着如此一颗宽厚雄壮之心!
太子不同别人,一旦被废黜,从未有得善终者,所以李承乾这是打算以东宫上下之性命,与关陇门阀都一个鱼死网破!
这是何等坚毅之心志,岂是一个软弱无能之储君所应当具备?
萧瑀赶紧起身离席,鞠躬施礼,道:“殿下息怒,此等雄壮之志,老臣叹为观止,甚为崇敬!只不过未必便到了如此地步,不妨先让岑景仁打头阵将事情闹开,看看各方势力之反应,再做定夺。”
这话没有明说,但实际就等于在告诉李承乾,您暂且冷静一下,待老臣先行与那些人家商榷一番,若是能够让他们各自领罪自然最好,实在不行,再做计较……
修煉從鬥破蒼穹開始 江湖有酒
甚为宰辅,于公于私都得阻止李承乾行下这般玉石俱焚之策。
一旦李承乾赤膊上阵与关陇门阀斗个你死我活,都是他这个宰辅的失职。李二陛下可不仅仅是将国事托付于太子,亦是将太子托付给他们这些宰辅,任由太子与关陇门阀闹得你死我活,猜猜李二陛下回京之后,会如何对待他这个辅政大臣?
况且眼下李承乾所表现出来的诸般素质,使得萧瑀一改往昔对其之轻视,觉得这位固然软弱,却堪称仁厚,且骨子里亦有自己愿意坚守的东西。若是这般顺利的继承大统,也未必就不是一件好事。
起码比那位素来与关陇门阀亲近的晋王殿下上位要好得多。
可以想见,一旦李承乾被废,晋王上位,那么朝中将会立即复现贞观初年关陇门阀一家独大之格局。
萧瑀可没有忘记,在那些年月之中以长孙无忌为首的关陇门阀是如何嚣张跋扈把持朝政,又是如何打压山东世家与江南士族。好不容易熬到了今日,关陇门阀渐渐式弱,山东、江南逐渐进入朝堂掌握权力,又岂能拱手送还给关陇门阀?
细想,李承乾这番表态,倒是有几分惊艳之感……
李承乾微微颔首,道:“宋国公放心,孤又非是三岁小孩,还不至于冲动鲁莽坏了大事。”
就让萧瑀将他的意志转述给关陇门阀也好,若是那帮贼子心有敬畏,肯认下罪行听候发落,他也不必当真鱼死网破,宁死也拖着关陇门阀陪葬。朝廷之上讲究的还是制衡,以往关陇势大,要培植江南、山东的力量来予以对抗,若是彻底将关陇打倒,江南、山东的门阀上台,做得也未必就会比关陇收敛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