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9fx精华都市异能 我獨仙行 智聖小馬賊-第2037章 聲震四方鑒賞-mas3f

我獨仙行
小說推薦我獨仙行
卷十四 锋芒毕露
鬼迎門 通天帝國
第2037章    声震四方
密地中静悄悄的,姚泽和光头分身相对而坐,此事关乎重大,不可有丝毫纰漏,即便是在大燕门内的密地中,有光头分身护法才确保万无一失。
他默坐半响,感觉花妖所传授的秘术再没有滞碍之处,这才袍袖一抖的,一截面盆大小的木桩就漂浮在身前。
按照花妖所指点,任何的玉石之物在地君石灵面前都犹如无物,要想困住此灵,必须是金木之器,以他此时的炼器手段,随意施为下,也可以炼制出不错的法宝,是故他随手就取来一截木桩。
地君石灵没什么攻击力,只要简单的布置法阵困住即可。
随着他的手掌在虚空连连划动,如一柄锋利的刀片,木屑纷纷坠落,转眼一个圆形木盆就出现在面前,里外都光滑如琉璃般。
眼下这只是个普通木盆,随着手指连续点动,一枚枚符文从指尖飘出,五颜六色的,似一只只蝴蝶般在空中飞舞,煞是好看。
“疾!”
姚泽扬手打出一道法诀,顿时无数的符文汇聚涌动,转眼就幻化成一张尺余大小的光网,在空中“滴溜溜”一转下,径直覆盖在木盆表面,随着异芒连续闪烁,继而归于平静。
如此一个宝具就随手制作完成,他低头察看片刻,满意地点点头,反手朝着左侧一抓,顿时空间内的天地元气呼啸凝聚,转眼一个丈许高的粗大光柱就伫立在那里,色呈幽蓝,浓郁的水元气充斥空间。
他竟直接拘出这片天地的水属性元气,形成一根粗大光柱,而手势未停,轻描淡写间,一根根的光柱凭空生出,五行之气彻底实质化,分为青、绿、黄、蓝、红,色成五彩,罗列在四周,把这片天地都照耀的光怪陆离起来。
这一切,对面的光头分身竟连眼皮都没有撩开,一直双目紧闭,静坐不动,而做完这些,他的念头微动,一个水滴般液珠就漂浮在身前,方一现身,就扭动变幻着各种形状,一闪即逝地不见了踪迹。
见此一幕,姚泽并没有慌张,单手蓦地一掐诀,看起来平凡无奇的木盘一颤,“兹”一道破空声,一道粗大的耀目光柱猛地喷薄而出,带起成片的光霞,空中那滴消失的液珠正被光霞笼罩,显现而出。
随着光霞反卷,连同液珠都被吸进了木盆中。
他手势未停,似曲倐直,如雨打芭蕉,一道道符文从指尖狂涌而出,在空中一闪下,全部没入木盆之中。
草清 草上匪
如此过了半响,他的手指蓦地一屈,一道无色的火焰诡异地飞出,这片空间瞬间变得冰寒起来,随即化为一根十余丈长的细丝,围着木盆一阵急转。
随着他长袖对着前方一拂,一片柔和的光霞从袖底飞出,原本的冰寒气息已然不见,再低头望去,那液珠顺着木盆底部边缘急速滚动,所过之处,带起丝丝异芒闪烁,可再也无法冲出。
姚泽缓缓吐了口气,略一迟疑,蓦地单拳扬起,对着左胸狠狠一击,“噗嗤”一声,一团带着丝丝金芒的精血从口中喷出,在空中漂浮,继而凝聚成一个团球。
喷出这口精血,他的脸色一片煞白,连续深吸了数口气,苍白之色才稍微退去。
邪尊毒医妃 明染
他苦笑一下,这样的精血非同小可,乃心头之上凝聚而成,别看只是这样指甲大小一团,已经是全部心头血的三成了,要想再次恢复,需要百日苦修才成。
好在这样的心头血动用一次足够,剩余时间只需要些许普通精血,用以饲灵即可。
那滴血珠在空中“滴溜溜”一转,径直飞进木盆中,里面那滴液珠飞快地滚动中,变幻成一张大口,“咕咚”一声闷响,两者合二为一,等血珠消失不见,那地君石灵竟没有丝毫变化。
姚泽见状,心中反而大定起来,只要对方不排斥自己,据花妖而言,这种几率极小,可没有证实之前,他还是有些担心的,接下来就是以魂饲灵了。
網遊之天地乾坤
所谓以魂饲灵,自然是用一缕缕魂魄来献祭,没有仙尊的修为是万无可能做到的,自己有浮屠塔在手,又依仗着“混元培神诀”的神奇,有信心去完成这项他人难以想象的壮举!
他深吸了口气,不再迟疑,单指对着自己的眉心狠狠一点,顿时一阵撕心裂肺的巨疼传遍全身,随着身躯无法抑制地颤抖着,大颗的汗珠从额前滚落。
一声闷哼响起,抖动不已的指尖处多出一丝幽蓝异芒,扭动不已,此时他的脸庞已经没有一丝血色,汗水顺着脖颈朝下流淌。
对面的光头分身终于睁开了双目,眉头紧皱着,本体的疼痛他感同身受,此时他人却不能越俎代庖,只能由其亲自完成。
姚泽神情凝重,颤抖的手指微微一弹,蓝光一闪下,那丝魂魄就落在木盆之中。
似乎闻到了血腥气息的鲨鱼,那团滚动的液珠猛地一顿下,幻化成一张大口,异芒一闪,竟从中喷出一道霞光,卷动着那丝魂魄,倒射而回。
“嗤”的一声爆鸣,那张大口吞噬了魂魄,竟散发出耀目光华,如同一道离弦利箭,朝着上方激射而去。
姚泽大口地喘着气,并没有动作,而光头分身面无表情地单手一抬,木盆上凭空多出一道厚实光幕,“砰”的一下,那道光华就撞了上去,倒卷而回。
没有迟疑,光头分身连连掐诀,随着数道法诀飞出,罗列在四周的五根光柱同时一闪,喷射出一道道耀目神光,而中间的木盆也散发出团团光晕,似波纹一般,朝四周荡漾,和五行之光融汇交集,整个空间都跟着闪烁起来。
目睹这些,姚泽才真正的松口气,面露苦笑,果真如花妖所言,如此施法,只能有仙尊那样的大人物出手才行,自己这番连续失去精血和魂魄,如果没有光头分身在一旁协助,即便能够完成,也十分勉强。
萌宝征爹:王爷请排队 逐光
“拜托了……”
他咧嘴一笑,周身异芒一闪,凭空消失不见。
光头分身有些无语地摸了摸鼻子,目光扫过,五行之光和木盆间的法阵运转很平稳,而那团液珠又在盆地变幻着各种形状,折腾起来,他望了片刻,径直双目一闭,似乎睡着一般,密地中光彩闪烁不定,却静寂无声。
而与此同时,姚泽已经端坐在浮屠塔内,第十二层!
三十六倍速的时间!
在塔内过了月余,外面才堪堪一天,这正是他能够完成祭炼的底气所在!
和第八层一样,四周雾蒙蒙的一片,他也无暇查探,直接依着神诀修炼起来。
……
时间缓缓而过,两道令人震撼的消息在坎南界如飓风过境般,横扫开来,却都和名声显赫的姚副教宗有关。
“什么,后期真仙!?”
一处灰雾蒙蒙的空间中,随着一声惊呼,灰雾剧烈翻滚,露出一道身影,干瘦的脸上呈灰白色,一对眼珠却诡异的没有眼白,漆黑一团,身上的灰袍无风鼓荡,带起空间内狂风骤起,竟是平素低调神秘的风行真人,白藏教的副教宗之一。
远处匍匐着一道身影,瑟瑟发抖着,“回真人,千真万确,现在宗门上下都传疯了,各地的主教也都朝阡陌大陆涌去,说是要观摩姚副教宗施法,帮助十几位仙人修士渡劫……”
“帮助他人渡劫!?”风行真人的神情彻底地呆滞了,那人开宗立派时才区区仙人后辈,这才过去多久,竟然是后期真仙,远远甩开了自己。
至尊三小姐
他的脑海中一片空白,根本不知道如何面对这突如其来的变故。
突然他身形一震,想起来一事,教宗大人那里怎么说?
邪神桃花劫
等他再想起三年前天石真人的地盘被一锅端去,教宗大人竟装聋作哑,难道此事对方已经知道?
“是了,肯定如此!自己该怎么办?照这样发展,那人成就大罗金仙也不是没可能……”
风行真人诡异的眼珠转动着,干瘦的脸上慢慢露出笑意,滚滚灰雾很快将其身形淹没,一道声音从里面飞出。
“确定下渡劫的时间,本真人也会亲自前往观摩,顺便恭喜姚副教宗。”
……
白藏教中,白火洞。
这是宗门的禁地,没有召唤,连身为教宗的亲传弟子都不能轻易踏入半步,而此时扬瑾正神情恭敬地站在洞口,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在外面,此人神采飞扬,志得意满,可眼下一副低眉顺目的模样,而其眼中的震惊之色到现在都还没有退去。
古怪的,白火洞内寂静一片,竟没有丝毫声音传出,作为仙人修士,堂堂一方主教,掌控着数个大陆上无数修士的生死,扬瑾的耐心一直很好的,可此时竟有种如坐针毡的不安感。
这种感觉很不好,修行千余年来,经历的生死关头都记不清有多少次,才有了今天的地位和荣耀,可此时他竟有一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惊悸,甚至觉得要失去眼前一切的恐惧!
久久的,洞内没有任何动静,扬瑾已经是度日如年,终于,他忍不住了。
“师尊,此事弟子该如何处置?”
“姚副教宗助他人渡劫,开创仙界先河,这是我们白藏教的荣光,令宗门仙人以上修为的所有弟子全都前去观摩,为师也会亲自前往。”一道声音从洞中传出,带着无尽的威严。
“可……弟子遵命!”
扬瑾似有话要说,神情大急,却蓦地想起什么,脸色一变,急忙恭敬地应了,又等了片刻,这才恭敬地施礼后,转身离开。
他的脚步如灌铅水,面色变幻不定,目中精芒不时闪过,原本英俊的脸庞,一时间竟显得有些狰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