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e6o9精彩小說 《我的諜戰生涯》-第一千二百四十章 神祕的江一帆鑒賞-780ce

我的諜戰生涯
小說推薦我的諜戰生涯
不一会。
胡胭脂就从房间里面出来,对着白泽少道:“总部在催我继续打探你的目的”
“坐”白泽少对着胡胭脂道:“你怎么想的”
“我听站长你的”胡胭脂认真的说道。
“听我的?呵呵,我要真和红党勾结,你也听啊”白泽少开玩笑的说道。
“听”
相比于白泽少玩笑,此刻的胡胭脂说话的时候,则满脸认真。
深深地看了一眼胡胭脂,白泽少笑着说道:“你不会将我的玩笑话给当真吧”
胡胭脂没有说话只是淡淡一笑。
紧接着白泽少收敛笑意认真的说道:“现在你的任务已经失败,现在你有两个选择”
“一向戴老板坦诚,结果会是什么,没有人知道,一切都取决于戴老板的态度”
“二继续维持眼前的这种模式,直到暴露那一天”
“考虑一下,你到底选择什么”
“不用考虑,我选择第二个”白泽少话语刚落下,胡胭脂就有些迫不及待的说道。
“真的想好这么做?”白泽少再次问道。
“我知道自己这么做意味着什么,所以你不用多次提醒,无论什么后果我都会一力承担”胡胭脂满脸坚定的说道。
“哎,你这又是何苦”白泽少叹息一声。
“这只是我的选择”
“既然你选择这条路,那么我当然不能看着你独自承担,以后我的事情,你需要知道什么直接问我”
“到时候你如实汇报就可以,不要有别的顾虑”白泽少承诺道。
“直接汇报?”胡胭脂瞪着美眸看着白泽少。
——————
“没错”白泽少点点头。
随后两人又闲聊一会以后,白泽少起身道:“我待会要去76号,晚上和北原约好一起喝酒,所以就不回来吃饭”
“路上小心点”胡胭脂叮嘱道。
“先走了”白泽少点点头直接穿上衣服,然后离开家。
没多久就出现在特工总部。
此刻的特工总部气氛非常的压抑,每个人的情绪都不是太高。
不用询问,白泽少都知道是怎么回事。
此次在司令部,北原枪毙的那些人里面,特工总部的人可谓是非常的多。
只是,就在白泽少走进特工总部大楼里面的时候,却是看到一道身影有些鬼祟的从通讯室里面走了出来。
没有看到正面,仅仅一个背影,但白泽少依旧认出这人就是江一帆。
江一帆是总务科的,和通讯室可是八竿子打不着,他怎么会出现在哪里的。
老牌藕骨汤
带着这样的疑问,白泽少也不着急回自己的办公室,而是朝着通讯室走去。
刚刚来到门口,视线就落在门前面的地板上,果不其然地上掉落的一把钥匙,轻轻一笑直接捡起来。
这钥匙应该是从江一帆身上掉落下来的,刚才的时候他就已经发现。
试探的插进门上钥匙,咔嚓一声房门应声而开。
没有任何犹豫,白泽少直接走进去。
只是他刚进去,房门就被打开,通讯室的人闯了进来,当看到白泽少的时候急忙问候道:‘主任好’
“这是吃饭去了吗?”白泽少问道。
“是,主任”
白泽少看了看时间,发现吃饭时间还没过,不由笑着问道:“这么急匆匆的返回这里,是有什么事情吗?”
“没事,主任我没事”通讯室的人慌乱的说道。
“是在找这个吗?”白泽少忽然摊开手掌,将通讯室门口的钥匙给亮了出来。
“主任,这……这怎么会在您手上”通讯室的职员一眼就认出钥匙来,有些难以置信的说道。
“先别管钥匙怎么在我手上,按照规定,你将钥匙丢失要承担怎样的责任”白泽少一脸严肃的问道。
他的问话,让的通讯室的人一脸惨白。
秦时之我要做军阀
通讯室可是保密性极高的地方,按照条例,丢失钥匙将会受到很大的处分,而且如果造成重大损失的,枪毙都有可能。
“看看你们通讯室有什么变化吗?”白泽少没有在意对方的脸色变化,直接问道。
片刻后。
通讯员检查完以后回答道:“档案袋有些错位,其他没什么”
“档案袋错位是我挪动的,看来你的业务水平还算不错,而且也没有造成别的损失,这次我就不追究你丢失钥匙的责任”
“再有下次,结局不用我说,你也应该明白”
血色云荒 传说中的少年
極度
说完,白泽少随手将手里的钥匙一抛,就朝着外面走去。
门合上。
通讯员紧攥着手里的钥匙,跌坐在椅子上。
旧爱晚成,宝贝别闹了!
他记得门上的钥匙明明一直都在他兜里,怎么会忽然落在白泽少的手里,这让他很是不解。
好在白泽少没有追究他的意思,否则他的后果真的不是他可以想象的。
外面。
当白泽少离开通讯室的时候,却在走廊拐角处再次碰到江一帆。
此时的江一帆一脸的焦急,就连白泽少的到来都没有发现。
“你怎么了,干嘛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白泽少明知故问道。
‘啊,主任,你怎么会在这里’
“主任,我……对不起,我正在想事情,所以难免走神,对不起”回过神来的江一帆语无伦次的说道。
“你是在找东西吗?”白泽少明知故问道。
“不是,我也没有东西”这次江一帆倒没有慌乱,反而一脸淡定的说道。
“哦,那你慢慢想事情,我就不打扰了”白泽少拍拍江一帆的肩膀,笑了一下侧身而过,朝着自己的办公室走去。
后面的江一帆看着白泽少的背影,眉头紧紧皱起来,一副担心害怕的样子。
不过这幅状态,很快就被通讯室的关门声给吸引过去。
就看到刚才的那个通讯员卡擦将门锁上,拔出钥匙直接离开。
看到这里,江一帆稍微整理好自己的情绪,就快步冲出拐角朝着那人走去。
“对不起,兄弟,我不是故意的”撞了一个满怀以后,江一帆急忙道歉道。
“没事”通讯员不在意的说道,抬起头却是一愣:“你不是总务科老蔡科长的外甥”
“没错,兄弟也知道我”江一帆笑着说道。
“你可是蔡科长的外甥,我怎么能不认识”通讯员苦笑着说道。